您当前的位置 : 龙泉新闻网 >> 瓯江源·龙泉 >>正文

《抉择》之外

2021-07-28 来源:今日龙泉 记者:吴梅英

  2019年,我写了两篇有关烈士的文章。一篇《奔流》,写季步高烈士;另一篇《选择》,写宝溪乡高山村湖住溪自然村操家一门六烈士。根据我自己所写文章编写剧本,相对容易。只是两年过去,许多史实都已经淡忘,要写出剧本,我必须重回写《选择》一文时的情境中。我去了档案馆,找毛明库老师借了本龙泉党史(一卷)。写《选择》时,我曾借过许多有关龙泉党史的书,这是其中一本。

  此后半个月,我一直在读龙泉党史(一卷)。

  开始读书之后,剧本的事情似乎就忘记了。我随身带着此书,空了就翻开来看。跟随此书,我循着红军足迹,走在浙西南的深山密林里,为燎原的星星之火而欣喜、振奋。我在文字里见证革命根据地的开辟,听见挺进师入浙第一仗的枪声在溪头打响;见证中共龙泉地方组织的建立,根据地苏维埃政权的建设;见证一次次的反围剿斗争,抗战时期党的建设与统一战线的形成。就像我在剧本里描述的那样:“从此,草木苏醒过来,每一个热血青年,都接受革命之火的照耀,他们扔下锄头,扛起枪支;抛开针线,放哨站岗。”

  借舞台上张麒麟之口,我说出这句我感触极深的话,“我们,依存于这片温润的土地,依存于这些可爱的人。”我多么有幸,通过文字走进那个火热的年代,见到这么多生动鲜活的人物。他们都那么年轻,在生养他们的这块土地上,活泼地长到最美丽的年龄,遇见红军,参加革命,舍生忘死,在所不惜。他们短暂的一生,似乎就是为革命活着的。那么决绝,那么坚定,他们相信,“只有跟着共产党,穷人才能过上好日子。” 

  操家六烈士,是他们之中的代表。2019年春天,我跟随高山村党支部书记李叶武去了湖住溪,拜访操家长子操有根。那是春天,湖住溪村四围的山上,云雾缭绕。曾搭建过红军棚的地方,翠竹婆娑。几栋房子静静驻立在村里,溪水自村中心安静流过。现世安好,我无法想象曾经的战火与硝烟;无法想象,曾有那么多年轻的生命,为着心中的信仰,在此义无反顾地奔赴死亡。

  所幸,还有烈士墓,烈士亭,烈士桥;所幸,墙上的烈士证,正透过岁月的风尘,执着地告诉我们一些什么。还有李叶武、操有根这样的烈士后人、村干部,正背负一种使命,一次次对着来人讲述。李叶武家里,他那88岁的父亲对我说起了他秘密入党干革命的继父叶长忠:“敌人每天让他去山上找红军,他每天都回来报告说找不到,敌人生气了,说你找不到我们找得到,于是把他枪杀在内高山的小路上,随随便便埋了。” 

  随随便便埋了,或者尸骨不存,这是当年许多烈士的结局。他们,或者在党史上留下简单的记述;或者仅留下一个名字;还有的,什么都不曾留下。但他们都真实地来过了,在这个人世间,英勇顽强地活过,为今天的美好生活献出了他们最宝贵的生命。他们,有理由被我们永远铭记!

  走进历史,贴近人物,还原他们鲜明生动的形象,再现他们坚定果敢的人物个性。这是我写剧本时所要做到的。

  我努力了。我希望,我还可以做得更多。烈士不老,烈士永生。

编辑:季靓
##########
<blink id='ya'><bgsound></bgsound></blink><var id='KtEKVGHl'><i></i></var>
<em id='mxr'><s></s></em><center id='NUNn'><big></big></center>
    <del id='nyowd'><bdo></bdo></del>
    <ol id='fi'><i></i></ol>
      <dfn></dfn>
      <ol id='JqsrWQu'><font></font></ol>